想你想你想我



禽兽不如郭麒麟


丧尽天良阎鹤祥


还挺配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进门时第一句话就是问他


他们一起弹吉他玩音乐


他们一起研究魔方


他们一起做了很多很多事


是,是给节目组剪了,连他离开的镜头都没有


但是剪掉的镜头越多,就代表他们相处的时间越长


真相是假

“有人说他爱我,是不会啦。”

“因为我们都喜欢女孩子啊。”

我能说看这里的时候我宁愿张日山死在里面吗……

我……我真的宁愿他陪着佛爷,就这样也挺好

活了一百多年,也只有佛爷在的那段时间他才是真的他啊

看他送二响环那一段,我真的想骂死他

那是佛爷给你的啊,是佛爷啊……


张日山重见佛爷,又变成了那个爱笑爱怼有人撑腰的小副官。

古潼京,就是他们重见的通道。

二响环,就是他们重见的信物。

忠和爱,就是他们重见的理由。

他可以管理不好九门,他可以不和梁湾在一起,他可以守护不好古潼京。

只要这一切,能换来,再见一面。

破戒

看一次哭一次

破戒



这是一座被人遗忘的孤岛。

孤岛上住着一位无名僧,无名僧守着一间无人的庙。僧人每天坐在礁石上,看海水翻腾,吞吐着亘古不变的细浪。

那一天,海浪送来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年轻人。

年轻人赤裸着上半身,伤痕累累,紧闭双眼,一声不吭。

僧人搜刮了岛上所有能用的草药,终于让他活了下来。

亡命徒也曾在江湖中名声大噪。

无人知道他走过的地方,无人见过他真实的面貌,无人知道他亡命天涯的目标。终于仇人追杀,他被逼跳下了海,随着海浪浮沉到远方。他没想到自己还能话下来。他更没想到,自己会遇见一名和尚。

他试图与那和尚闲聊。海岛夜晚能看见漫天繁星,亡命徒将那光点指与僧人:“你可听说过,不见的人会化作天上的星辰?”那僧人施了个礼

“佛日,六道轮回,一切皆有因果,人有悲欢离合,劝施主早日放下心中执念,能无悲无喜, 尽早解脱,阿弥陀佛。”

僧人的话像阵风似的吹过去, 他兴致缺缺,转头又上山去打路。他未曾料到那山中也有猛虎,于是一堆猎物被运回寺院,那亡命徒的身上也淌满鲜血,僧人给他包扎,缠布绑了十足紧。亡命徒疼得哀号,包扎者却未曾松半分力。

“他日若是被猛兽咬死山中,体怪贫僧不为施主念往生咒。”

他笑出眼泪,本就满手血腥,死后注定要下到地狱里。那僧人眼中现出悲悯,木佛珠轻轻捻动,反引得他发笑,“莫要怜悯我, 我倒叹你受这孤岛桎梏。否则做个浪迹天涯的苦行僧也是顶好。荒岛孤僧,连人世都未曾看过,还谈何轮回因果?”摩挲木佛珠的手蓦地停住。

亡命徒声轻嗤,“也是个参不透的苦命人。”

无名僧在礁石上沉默了七日。亡命徒终忍不住出来寻他。那僧人盘腿静坐,身影只有小小一团。前方是滔天海浪,仿佛下一秒就能将他席卷。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

他站在他身后低声诵着,“那心经可是这么念的?这般枯坐,可是希望菩萨来渡你?”僧人睁开微阖的眼,只觉得眼前心底一片空茫。他起身立在礁石上。海风将那件单薄的旧僧袍吹得衣袂飞舞。

“你说的不错。信仰本来没有,只因有我。我信佛能渡我,亦信我能成魔。对错一念之间,是为因果。”

他终是破了戒。

僧人吸了吸鼻子,笑眼回眸看他:“你叫什么名字?”

“廖俊涛。”

亡命徒终究不属于这座孤岛。 他用岛上的树造了一艘船,在一个不知名的清晨选择离开,僧人没有拦。他知道,天上的星量是他前进的方向。

浩瀚繁星便是亡命徒的信仰。

亡命徒与他诀别:“你信佛,我亦有我的信仰,此后若能再相见,愿你我信仰皆未变。”

他拉住亡命徒的衣襟,一手指向蒙蒙亮的深蓝天际“你走以后,我是否也能在这漫天繁星里,看见你?”

他笑看抚他头顶的戒疤,是的,一定能,亡命徒说,我死后入了地狱,还烦请你为我引渡

“你怎就知道我能渡你?”

因为你是我心中的佛。

木船随那滚滚波涛渐行渐远,终于消失在远方的海平线。他双手合十,向那处予以最后深切的一望。










多年后的人们,仍谈论着那位来自孤岛的苦行僧。众人只知他为寻一亡命之徒游过苍茫大海,浪迹人间酒肉为欢;东行六十年,最终圆寂于浩渺烟波前,法号不易是也。

众人皆知不易是为不容易,却不知不易,更是不改变。

又相传此僧生前立下十六字暂愿:

众生渡尽,方证普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他明白自己并不是佛,亦渡不了一切苦厄。

他明白他心中有魔,却心甘情愿替他受那万劫业火。

恕我违了你的愿,我们未能再相见,我亦不再信佛。

我愿信你,此后不易。









之前在“叶圣陶杯作文大赛获奖作品”中看到了一篇文章,把我感动的要死要活的,我不知道这位作者是不是写了耽美暗线,有点隐秘,所以被当做友谊或者是信仰一类的文章评审了。但是我第一次看,就有很强烈的代入感,总觉得这篇文章很适合毛桃,其实主要目的是和大家分享这篇文章,但是因为觉得看毛桃大家应该会看的爽一点,就自己改了一点点发出来了。重申一遍,不是我写的。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误会,我等会儿会把原文的照片发出来。
(至于我自己那篇文,emmmmm再等等吧……)



《十一种孤独》

第一次听这首歌,我就只记住了一句歌词

“第七是看一场一群人的演出

     荧光满眼却看不清楚”

突然就想起了那年盛夏,那一群人

其实(四)





20 .

毛不易仔细查看廖俊涛手上的伤,眉头蹙成一团,在廖俊涛第三次疼的叫出声后,下定决心一般开口。

“俊涛,我有个想法”

廖俊涛呼出两口气,抬头看向他。

“什么?”

“你去我公司吧”,毛不易拿起碘酒,“做我的助理,这样我就不会放心不下你了。”

“啊……”,廖俊涛有些为难的看着他,带着些许欣喜和满溢出来的无奈。

“可是你不是有一个助理吗,他怎么办?”

“他也还是助理啊,两个助理嘛。”

“还是说”,毛不易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倾身贴近廖俊涛的耳垂。

“你希望,办公室只有我们两个人。”

低沉的嗓音和隐隐的气息声让廖俊涛全身一震,语气里的轻佻更是让他的脸瞬间烧了起来。

廖俊涛一把推开他,很有气势的开口。

“你干!……”

声音却又渐渐弱下来。

“干什么啊……我说正经的呢。”

毛不易却好似没有听到,自顾自的说起来。

“可惜办公室不算大,床是放不下了……嗯……最多只能放沙发。”

廖俊涛一巴掌差点没呼他脸上。

“阿毛,你想什么呢?”

这时毛不易突然把脸凑了过来。

“不如我们等会儿去选沙发?”

“毛!不!易!”












21 .

两个人到公司时还没来什么人,毛不易就先带着他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以后呢,我们就在这儿工作。”

廖俊涛看向毛不易的眼神有些不安,言语中满是紧张。

“我真的能做你助理吗?”

“为什么不能。”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啊”

毛不易双手搭上他的双肩,眼里浸满了温柔。

“你什么都不用会。”









22 .

“我的新助理,小廖。”

毛不易介绍他时,尾调是上扬的,听的大家一愣一愣的。

介绍个助理,您老这么嘚瑟干嘛???

“他挺乐意交朋友的,所以应该会和大家聊得来……”

廖俊涛则站在那里安静的看着毛不易,看他温柔的神情,看他微红的双颊看他介绍自己时语气里藏不住的骄傲。

对啊,他毛不易从小就羡慕过许多人。他羡慕别人性格好,身边有一群朋友,他羡慕大学同学为自己想要的生活放弃了很多好机会的决心,他甚至羡慕过以前的同事,虽然生活很艰苦,但他有一个很爱他的女友,时不时就往公司跑。

但自从遇到廖俊涛,他从未再羡慕过任何人。


因为有了廖俊涛,他曾羡慕过的,他都拥有了。




    对不起啊兄弟们这一章来的太晚了,因为已经高三了所以可能以后的更新会时不时快一点时不时又慢一点,大家别介意……

之前跟一个朋友提起过涛涛,也给她听了很多他的
歌,但是她好像并没有什么兴趣。

前几天,她突然给我发消息说她看完了明日之子第一季,然后她说,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廖俊涛了”

   ❤